“大墓?”

  许七安闻言,扭头朝南边山脉望去,黑夜中,群山静静蛰伏,彼此簇拥,轮廓仿佛一朵绽放的莲花。

  只是看了几眼,完全不懂风水的许七安便收回目光,却发现金莲道长和楚元缜,还有恒远,看的极为认真,专注凝望。

  相比起他们,我的根基还是太浅薄,也怪武夫体系太low逼,不懂风水.........诶?不对啊,看风水不是术士的专长么?

  想到这里,许七安开口问道:“你们,能看懂那边那片山脉的风水?”

  金莲道长收回目光:“不懂。”

  楚元缜和恒远跟着摇头。

  不懂你们还看的那么认真,一个个比我还会装.........许七安嘴角一抽,然后听见金莲道长皱眉说:

  “虽然不懂风水,但地脉之势略同一二,即使那片山脉是风水宝地,可也未必就有大墓吧。”

  对啊,道长说的有理,风水师只能看风水,难道连底下有墓地都能看到?许七安看向钟璃。

  “大墓被人掘开了,阴秽之气冲霄。”钟璃眼里闪着清光,一边观测地势,一边说道:

  “状如莲花,主峰朝东,接纳紫气,背面是一条河,想必地底会有暗流,底部得黑水滋养,是三花聚顶地势。如果山中再有铁矿,那便五行俱全了。”

  五行俱全了吗?许七安心想,嘴里问道:“所以?”

  “能选中这种风水宝地,墓中之人绝非凡俗。”钟璃说。

  “其实我挺好奇的,除术士之外,其他体系都不懂风水,那么,这墓是谁选的?”许七安挠头。

  钟璃有问必答,“除术士外,巫师略通风水,道门也懂一些。”

  术士脱胎于巫师体系,巫师懂一点皮毛,倒是可以理解........道门也懂风水?许七安忍不住看向金莲道长。

  其他人同步看去。

  金莲道长摇头:“地宗不学这种东西,天宗和人宗倒是倒是有所涉猎。准确的说,天宗是因为修行到高深境界,与天地同化,感应万物,因此自带这种能力。

  “人宗修行,业火缠身,需依附帝王,所以是主动研究风水这方面。不过没有术士精通。”

  院长赵守和我说过,与气运相关的事物有三种:儒家、术士、朝廷!人宗修行也要依附帝王,可为什么不在此列?许七安心想。

  钟璃继续说道:“此墓中或有异宝,但也伴随着大凶。”

  她直勾勾的盯着南边,又向往又忌惮。

  许七安和天地会的几位成员交换了个眼神,金莲道长摇头道:“先找人吧,下墓以后再说。”

  找到五号就回京城,就当没有这回事。

  恒远看了眼钟璃,颔首道:“逝者已矣,没必要再去打扰人家。”

  楚元缜表示很赞,“而且我们准备也不充分,下墓之事从长计议。”

  大家的求生欲都好强,都是让人心安的队友,没有事逼和事精,真好.........许七安欣慰极了。

  至于如何找人,众人商议了一番,绝对从三个方面入手。

  一,许七安利用打更人的身份,调动官府的官差、乡镇民兵搜索。

  二,金莲道长和楚元缜可以御剑(物)飞行,负责主城周围的镇子和村落。

  三,恒远大师在城中找江湖人士、市井百姓打听情况。

  “五号是南疆人,外貌特征明显,长的可爱娇俏,只要见过,应该都会记得。”金莲道长说道。

  长的可爱娇俏........许七安从荷包里掏出一把碎银,递给恒远大师:“找人打听情况,最好的办法是银子,其次是拳头,恒远大师可以双管齐下。”

  恒远接过银子,点点头。

  .............

  襄州的下辖八个州,十十六个郡县,襄城是主城,有人口五十万余,虽无法与京城想必,但也算一等一的大城。

  天刚亮,许七安便带着钟璃进了城,街上除了谋生的摊位,以及早起赶工的手艺人,普通百姓还没下床。

  倒是青楼和勾栏这些娱乐场所,早早的就开门了。

  嫖客们打着哈欠出来,在微冷的晨风中打了个哆嗦,各自散去。

  不知道襄城的勾栏和京城比起来如何,这小曲好不好听,女子水灵不水灵........许七安逮着路人问了府衙方向,郎心如铁的把青楼和勾栏抛在身后。

  进了府衙,凭借银锣的腰牌,见到了襄州知府。

  知府姓李,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一个,客客气气的接待许七安。

  许七安喝着茶,道:“本官要找一个来自南疆的女子,很年轻,貌美如花,外貌特征很容易辨认。希望李知府发动人手去搜寻。

  “一有消息,就在城门口发布公告,本官看到后,自然就会寻来。”

  李知府颔首:“许大人放心,本官一定照办。”

  许七安这才满意的喝一口茶,继续问道:“襄城地界,近来有发生什么异常?或者,有古怪人物在附近战斗。”

  李知府想了想,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  等许七安走后,李知府喊来同知,将事情转述于他。

  “这不是大海捞针么,虽说南疆人士外貌特征明显,但襄城那么大,如何找啊。”

  同知一听是件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,有心推脱。

  李知府摆摆手:“京城来的银锣,不能拒绝,你就敷衍一下便成。”

  说完,他忽然眉头一皱,道:“银锣许七安.......总觉得这个名字和称呼颇为耳熟。你去把昨日朝廷发来的邸报取来。”

  昨日府衙收到一份朝廷发过来的邸报,说是司天监与西域佛门斗法大胜,吩咐各州各府将此事张贴出去,广而告之。

  邸报送来后,李知府定睛一看,凝视着一行字久久不语:银锣许七安代司天监斗法。

  真是这尊大神来了啊........李知府看向同知,沉声道:“这件事,你立刻去办,务必要尽心尽力。”

  他指头点了点邸报,“刚才离开那位银锣,就是邸报上的大人物。”

  “下官一定竭尽全力。”同知连连点头。

  ................

  日头渐高,许七安带着钟璃在城里转了几圈,专挑一个江湖人士打听,但一无所获。

  “按理说,如果五号真的遭遇了地宗的妖道,她恐怕凶多吉少,或者被抓住了........

  “金莲道长带我们来寻人,这不是大海捞针么。除非他认为五号能在地宗妖道手中逃脱。

  “这才带我们过来,循着蛛丝马迹找五号。这样的话,襄城地界内,必定留下战斗痕迹,而根据我在府衙打探到的情况,如果有人目睹过那般激烈的战斗,早就报官了,府衙不可能不知道。

  “当然,不排除李知府隐瞒不报的可能,可我在城中打探了许久,并没有听说奇闻异事,要知道,百姓的嘴是信息传播最快的渠道........果然还是勾栏听曲去吧。”

  心里想着,许七安便带钟璃进了勾栏。

  “打探了大半天,饥渴难耐,我们进去休息片刻,喝点水吃些东西。”许七安这般解释。

  钟璃犹豫一下,顺从的跟了进去。

  “客官里边请。”

  勾栏里的青衣小厮,热情的迎上来,引着许七安和钟璃往大堂走。

  “挑二楼上好的雅间,准备酒菜瓜果。”

  许七安屈指弹出一粒碎银,语气熟练的就仿佛来到熟悉的会所,对妈妈桑说:老包间,让2号和5号过来,晚上我带她俩出台。

  青衣小厮打量了钟璃几眼,露出暧昧笑容:“那客官楼上请。”

  一般来说,像这样带着女人进勾栏的,都是纯粹的听曲看戏。但也有例外的,就是喜欢把外头的女人带来勾栏玩。

  这种女人大多来路不正,不好带回家里,才选择了勾栏。

  这位客官看着俊俏非凡,没想到喜欢这种不修边幅的女子.........青衣小厮心里嘀咕,腿脚却很利索,领着许七安上了二楼,推开一间雅室。

  “你们要找的是谁?”钟璃一边吃菜,一边小声询问。

  “是一个隐秘组织里的成员,那个组织是地宗的金莲道长创建的。”

  许七安并不怕工具人把自己的隐私透露出去。

  钟璃小口小口的咀嚼,许七安依旧看不到她的脸,只能看见吃东西时,露出红润的小嘴,唇形还挺漂亮。

  “他的元神是残缺的。”钟璃突然说。

  “什么意思?”许七安一愣。

  钟璃没有回答,而是说道:“与你在教坊司的相好一样,元神与肉身并不契合。”

  沉默了很久,许七安点点头,以正常的语气“哦”了一声。

  “你们手里的那件法宝是地书?”钟璃又问。

  许七安点头。

  “地书是远古至宝,据说可以追溯远古人皇时代,是一件得天地造化的法宝,但后来碎了。”钟璃说。

  “怎么碎的?”许七安来了兴趣。

  “我听监正老师说过,他猜测,嗯,应该是道尊打碎的。”钟璃抿了一口酒,解释道:

  “司天监有一本法宝图录,专门收录了九州的法宝信息,是监正老师亲手修的。”

  这件法宝很重要,关乎金莲道长清理门户的计划,如果落入地宗妖道手里,后果不堪设想,毕竟谁也没把握从一位二品道首手中抢夺地书碎片。

  道长肯定急爆了,但没有在我们面前表现出来.........许七安暗暗心想。

  ..............

  脚下踩着纸鹤,金莲道长脸色沉重的掠过下方大地,许七安猜的没错,他确实有些着急。

  五号不回传书时,他已经有不好的预感,等到地书碎片失去联系,金莲道长便知出问题了。

  谁能料到五号运气竟如此糟糕,她修为不弱的,纵使遇到地宗的妖道,打不过也能逃........

  有了紫莲的教训,地宗妖道必定不会像之前那样,持着地书碎片挨个寻找持有者们。

  很可能会一直雪藏在地宗。

  碎片无法集齐的话,他的大计便失败了一半。

  现在,只能祈祷五号没有落入地宗之手,这样还可以把小丫头救下来。至于地书碎片.......

  “时也命也?”

  金莲道长内心长叹,露出苦涩笑容。

  另一边,楚元缜踏着飞剑滑行,速度极快,以他的目力,只要扫过一眼,哪里发生过战斗,就能一清二楚的看见。

  “如果地书碎片找不回来,那么好不容易恢复正常传书的天地会,又得静静蛰伏,不敢出声了。

  “这样既不利于彼此交换情报,也会让产生一定感情的成员慢慢疏离,最重要的是,金莲道长的计划很难成功。而我们答应过帮他清理门户,变相的提高了风险。”

  这时,地书碎片的持有者们同时悸动。

  【二:我打算去一趟江州,调查一个案子,而后再去京城,沿途铲奸除恶。嗯,天人之争延期几日吧,殿试过后,我会来京的。】

  殿试过后,那就是二十天以后,不算太晚.........楚元缜其实心里隐约有个猜测,李妙真要突破了,所以才一拖再拖。

  “这说明她对天人之争并没有太大的把我,对我而言是好事。可如果她顺利突破四品,那必定是生死之争,无法避免。”

  【六:五号出事了,她在襄州消失不见,金莲道长失去了地书碎片之间的感应,极有可能被地宗的妖道抓走了。】

  静默了十几秒,二号的传书过来了,大段大段的:

  【确定是被地宗妖道抓走了吗,襄州是吧,金莲道长也在襄州?我立刻过来,一起寻找五号。她失踪好些天了,金莲道长有找到线索吗?这姑娘怎么那么倒霉?南疆蛊族的长辈脑子怎么长的。

  一个涉世不深的丫头远赴他国,竟然不派人保护,蛮族就是蛮族........】

  二号老妈子似的喋喋不休,任谁都听出了她的急切。

  【一:如果是在襄州遭遇了地宗妖道,那么势必发生战斗,寻找当地官府帮忙吧。】

  这时,金莲道长传书了:【二号,你不必过来,没有意义。四号和六号也在襄州。】

  几秒后,金莲道长又一次传书:【尽人事,听天命。】

  任谁都能从字里行间看出道长的无奈,一时间,天地会众人心里沉甸甸的。既有法宝落入妖道手中的担忧,也为五号生命安全忧心。

  ...........

  “咦,道长居然没提我,看来“猫道”这个身份确实让他很忌惮,就说嘛,人不能又怪癖,有了怪癖还让人知道,那就是活生生的把柄。”许七安嘿嘿一笑。

  接着,他看向钟璃,“吃饱了吗?”

  “嗯!”钟璃乖巧的点头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大奉打更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真的长生不老只为原作者卖报小郎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卖报小郎君并收藏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